墨影草(2 / 2)

“好,那就三天后出发,到时候通知我一下就行。”

“没问题,我现在就去吩咐人提前准备下。”

……

澜明城,绝世宫和潼临殿的队伍也到了,他们的第一站同样是顺天镖局,进去之时笑呵呵,但出来后则是阴沉着脸。

“白长老,那顺天镖局明显是在敷衍我们,难道他们还看不清形势吗?”潼临殿此次领队的负责人五长老有些不悦道。

“胡长老别生气,他们的反应我们之前不是早有预判吗?想要一次说服他们加入我们那也是不可能的。”绝世宫的白长老安慰道。

“这个我清楚,只是他们的总舵主没有出面见我们,这让我心里很是不舒服,再怎么说,我们两家的实力可比他顺天强不少,宗内还有魂境强者坐镇,连这点面子也不给?”胡长老气愤道。

“没什么好生气的,他们的总舵主不出面在正常不过了,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暂时不得罪我们,顺便拖延时间,否则我们硬要他们表态,他们又该如何?”绝世宫白长老说道。

“听你这么一说,好像是这么回事,既然是这样的话,剩下的那两家估计也都差不多。”一头白发的胡长老点点头。

“嗯,多半也是这样,但去还是要去的。我曾收到消息,鬼火宗的人几日前就到了这里,但那三家同样没正面回应,估计都是在拖时间,想要看我们和鬼火宗到底哪个更有诚意和实力。”白长老继续道。

“嗯,去完剩下的两家后,我们把这里的消息传回各自的宗内,由宗主们来定夺。”

之后绝世宫和潼临殿一行人分别又去了火拳门和水天阁,相似的场面再次出现,因为有了先前在顺天镖局的那一幕,两人也不再抱怨,而是将消息立刻传回了各自的宗门,等待进一步的指示。

丰宝斋内,金妍儿收到了吴管事的消息,得知了石九已经答应前往横断大裂缝去采摘墨影草。

“明叔,你真的认为石九能抵抗那里的黑暗意志的侵蚀吗?”金妍儿有些担心地问道。

黑暗大裂缝她也曾随明镜先生去过,那里的黑暗意志侵蚀太厉害了,虽然修炼某种魅术的缘故,金妍儿的意志力本身就不弱,甚至要强于同层次修为的董虎火蒙等人,但也止步于裂缝边缘地带,之后再也前进不了。

虽说石九意志力惊人,但她也不敢肯定对方就一定能采摘得到。

“怎么?你在担心那小子吗?不会是看上他了吧?”看着金妍儿的担忧样,明镜先生打趣道。

“明叔,你说什么呢,我和他只是朋友关系,之后还要在遗梦秘境中合作,我可不想他在横断大裂缝出什么意外。”金妍儿白了对方一眼,有些不满道。

“呵呵,别生气,只是开个玩笑。”明镜先生赔了个不是。“放心吧,我对他有信心,能和我站在同一位置看天劫的,意志力方面没得说,唯一差点的就是修为,但问题不大,我们就等他们的好消息吧。”

“明叔,你就那么对他有把握?”

金妍儿非常认真的看向明叔,即使她也非常认可石九的实力,但在这件事上她没把握。

明镜先生没有立即回答,而在凝视窗外数分钟后,说道:“妍儿,你知道吗?前段时间那小子出发去黑水城时,我曾和顺天镖局总舵主暗中观察过他。”

“什么?当时你们也在?那你们是不是也偷听了我们的谈话!”金妍儿有些不悦。

明叔虽然是她最亲近的人,但偷听她们的谈话还是让生气。

“呵呵,你这醋劲怎么这么大?放心吧,我们没有偷听你们的谈话,只是暗中观察他。”看到金妍儿生气的表情,明镜先生无奈地摇了摇头,然后接着说道:“当时我曾对董天灵说过,那小子的未来我看不透,他的一切都是迷,未来的成就不可预测。”

“真的假的?难道他是妖孽般的人物,可以比肩中央三府的那几个天才?”金妍儿吃惊地看着眼前的明镜先生,不敢相信他对石九的评价这么高。

明镜先生摇摇头:“你理解错了,我并没有说他天赋妖孽,只是我看不透他。事实上因为我修习那种功法的缘故,比如你,董虎,我多少能看出你们的一点未来,即使是中央三府那几个绝世天才,我也能稍微看出一点,但唯独他,我看不出。”

“明叔,你的意思是……”金妍儿有些理解不了。

“简单点说,他的未来就像一团迷雾,未知而又神秘,而且很多看似不可能的事,在他身上总能出现意外。”

“所以,明叔你就觉得他或许真能采集到墨影草?”

“或许吧。”明镜先生没有否认,“不谈这个了,刚刚绝世宫和潼临殿的人去了顺天镖局,不出意外的话,不会有什么收获。”

“嗯,现在还没到站队的时候,顺天镖局等自然不会轻易表态。只是如今的局势会不会对我丰宝斋造成影响?”金妍儿担心紧张的局势?会影响到丰宝斋如今的生意。

“放心吧,局势越紧张,对我们的生意只会越好。我们只须做个旁观者,看两边唱戏就行,到时候他们自然会找我们做生意的。”明镜先生最后说道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金妍儿点点头。

加入书签